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 > 新潮 >

天猫×Divoom:小众潮牌大生意

时间:2020-05-20 | 栏目:新潮 | 点击:

  “原本以为天猫这种大平台不会找上我们,现在回想起感觉非常庆幸。”

  2020年4月底,天猫潮LIVE「潮电企划」在线上正如火如荼。亲身参与其中的电音国货潮玩品牌Divoom创始人余朝亮在记者面前回忆起最初跟天猫合作的契机时,这样感慨道。

  在国外闯荡14年的Divoom品牌,此前进驻了50多个国家的主流销售渠道,是为数不多的、从海外崛起的中国品牌。

  作为这次「潮电企划」的潮牌电音品牌代表之一,天猫邀请著名新锐涂鸦艺术家ROCKLEE,联手Divoom打造了一个Fighting祥虎系列。当限量1000台定制联名款的潮酷Ditoo打字机和Pixel Backpack黑科技包包刚刚上线,即被抢购一空。

  其中,Ditoo打字机采用机械键盘+金属街机摇杆,支持DIY动画图案,全球像素社区,5万+全球音乐电台,内置闹钟语音留言等日常工具,DJ打碟、经典小游戏等超多好玩的功能。Pixel Backpack不仅是一个炫酷的像素显示器,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背包,很是夺人眼球。

天猫×Divoom:小众潮牌大生意

  “我觉得有竞争力的产品一定是跟年轻用户沟通最有效的形式。”余朝亮说,这个产品已经做了四五年,功能一直在迭代和优化。

  与产品进化同步进行的是,Divoom品牌与潮人用户之间的沟通之旅也在不断升级,而且超出了余朝亮最初的预想。

  从国外到国内,增速100%

  Divoom品牌的市场拓展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。三个阶段一路走来,Divoom的潮牌之路是越走越宽。

  最早,Divoom只做海外市场。余朝亮深刻地感受到了中国品牌在海外的运作是如此之难。

  在Divoom之前,国外潮流卖场之中几乎见不到源自中国的品牌,但是凭借产品过硬的功能设置和独到的设计风格,Divoom在几年中陆续进驻了日本银座等新锐商场以及欧美的一些机场店。

  “欧美地区喜欢这种潮牌文化的人不是很多,但比较稳定。所以我们一直坚持耕耘这一细分市场。只要服务好这批人,基本上就能支撑我们这样的一家企业。” 余朝亮说。

  但是,当Divoom以这种“小而美”的做法在欧美市场站稳脚跟之时,全球市场却在悄然发生了一个重大变化,那就是90后、00后人群的快速崛起。

  随着90后、00后人群逐步走出校园、走入社会,这一年轻人群正在成为流行文化、商业大潮中的一大创新驱动力。

  以阿里巴巴2020年财年的数据为例,天猫消费电子类目下的新客规模达到了1亿+,其中,90后、00后用户规模不断扩大,90后人群占比最高。除了在社会学意义上的代际特点(自主-掌控-意义)之外,90后、00后与80后在消费习惯和品类喜好上都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。

  根据天猫消电和阿里妈妈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,以90后、00后为代表的“新世代”在消费电子购买上呈现四大趋势,分别是:(1)追求更加优质的体验、(2)为兴趣买单、(3)为颜值买单、(4)为时尚买单。

  而在品类上,第一代数字原住民年轻人几乎与新兴科技产品同步进化。也正因此,他们对消费电子产品的关注远超以往。同时因为消费电子行业中快速迭代、创新物种频繁涌现的特性,他们对新产品的追逐更是从未停歇。

  这两大消费趋势的合流,就使得潮牌电子产品在国内的潜在拥趸规模一下子扩大了很多。

  余朝亮看到了这个趋势,决定启动国内市场,但那时“我们对中国市场的理解很浅、也不清楚国内要怎么做”,于是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, Divoom决定先从线下潮人群体能见度较高的线下渠道做起。

  事实证明,余朝亮的感觉还是对的。

  Divoom首先选择了像诚品书店这类最优质的线下渠道,然后陆续覆盖了一二线城市中大部分的潮品店、书店,以及像顺电这样的连锁专卖。在这类线下场所中,天然地聚集着一批喜欢探索潮流、追求美好生活的年轻人群,这和Divoom的用户画像高度匹配。这种渠道合作的结果的确不错,“回归中国市场最初两年的增长,基本上保持了100%以上的增速”。

  余朝亮一度以为这可能就是Divoom在国内的最佳商业变现路径,直到2019年,当他第一次接触到天猫推出的“千人千面”时,余朝亮意识到,一个被他长期忽视的、更为庞大的“增量”用户群体已经推送到了他的面前。

  从线下到天猫,收获更多“潮”能力

  Divoom品牌与天猫的密切合作是其市场拓展的第三个阶段。如果说此前两个阶段是让余朝亮觉得这桩“小而美”的生意已经能够帮助他实现其梦想的话,那么,第三个阶段则是让他发现,这个“小而美”,或许并不像原先想的那么“小”。

  虽然天猫在国内电商领域的影响力举足轻重,但余朝亮一开始,并没有觉得Divoom品牌能在天猫上获得太大的发展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