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话倪行军:支付宝的工具价值论〡IF X

2020-04-03 tudou 互联网
浏览

成立 15 年间,支付宝已经从一个工具变成一个生态组织,服务对象也从淘系用户走向中国和全球的长尾市场。今年秋天,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曾访问过其内部人员:支付宝的成功是否源于某个高瞻远瞩的战略?是否遵循着某个从创立初期就设计好的路径?

答案很实在:「要说当时就能想到这些战略,那纯粹是瞎扯。一个支付成功率的问题,都要拼命去解决。」这和人们的固有认知不太相符。在大众意义的审评眼光中,支付宝就应该成功,毕竟是阿里巴巴的亲儿子,含着金汤匙出生,又天生拥有支付场景。

外界感知到的,是初期一轮又一轮的红包获客,是春节集五福,是余额宝问世,是从密码支付到免密支付到刷脸支付,是芝麻信用分上线,是支付宝小程序开始运营…

却鲜有人知道,支付宝当年是一个支付成功率只有不到 60% 的产品;很少有人知道,2010 年,在团队年会上,马云用「烂」字,痛骂了整个支付宝团队;也很少有人知道,余额宝、芝麻信用、小程序,这些耳熟能详的产品功能,在从无到有的过程中,团队经历了哪些持之以恒的思考……

今天,在 GeekPark IF X 前沿思考论坛,我们邀请到写下支付宝第一行代码的人——支付宝总裁倪行军。他和极客公园创始人&总裁张鹏、得到 App 总编辑李翔共同复原了当年的思维路径,聊了聊支付宝是如何在实际问题驱动下,一步步长成支付宝的。

以下为对谈实录,经极客公园编辑整理。

对话倪行军:支付宝的工具价值论〡IF X


张鹏:我特别感谢老苗,因为他平时很少上台,我觉得这次很难得能把你请出来跟我们复盘,你上台没有压力吧?

倪行军:我觉得很高兴受张鹏老师、李翔老师的邀请,参加极客公园的论坛。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论坛,我还是比较习惯在办公室里用产品、代码解决问题。

张鹏:第一个问题有关二维码支付。今天二维码支付已经对人们的行为习惯产生非常大的影响,这件事最早是支付宝开始尝试的。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会想到用这样的方式解决移动支付的问题?这件事情的原点是什么样的?

倪行军:早期二维码支付并没有一个宏大的战略。我们很荣幸、很感恩这个时代,作为码农,能够做这样一件事情,对整个中国社会产生如此之深远的影响。回到二维码是怎么做出来的这个话题,支付宝一直有一个梦想和使命,我们想让支付这件事变得更加便利、简单,我们也一直相信现金、银行卡会过渡到另外一个载体。在 PC 时代我们就已经这样思考了。

所以,移动支付这件事我们在 2008、2009 年就有布局了,但是当时有各种技术条件的限制,很难真正展开实现。当时是 PC 时代,支付主要是在线上,我们一直有一个想法是做线下,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技术载体去实现。

当时有同事分享公交公司和我们之间的交流,他们希望有一个方案能解决公交的收款问题,这是典型的线下支付案例。我们同事还去参观了这个过程,一天下来有大量的硬币,需要拉回到一个小房间里,好多人戴着口罩在数硬币,里面还有很多不是硬币,可能是游戏铜币,或者其他东西。清点完还要拿到银行,银行再点一次,才能把公交公司的钱给存进去。另外乘客出门还要带硬币,整个流程都很不方便,支付宝一直有这样的梦想,在这些领域用技术创造一种新的工具,去解决大家不方便的问题。

我们觉得移动一定是一个方向,我们真正有扫码支付这个设想有两个原因:

第一,我们一直在寻找这样一个载体,这个载体可以有普适性,而不是在局部的商业领域。因为支付行为是连贯的,用户很不习惯在这个商场用这个支付工具,出了门吃碗拉面又要用现金,这是很不舒服的。

2010、2011 年出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,智能手机开始普及,支付宝为了解决 PC 支付的支付成功率问题构建了快捷支付,因此移动支付的体验得以实现,这是基础。大家可能很多人经历过 PC 时代的支付,需要在银行之间跳转,有一定的复杂性,不可能在手机上实现这样的支付体验。

移动支付加上智能手机的普及性,让我们更加坚定这个事情是可做的,就差一个载体。这个载体我们内部争论比较大,到底用软的方案还是用硬的方案?最终我们选择了软的方案,因为硬的方案有局限性,不够普及,可能大的商场会接受,但是到一个比较碎片化的长尾市场,比如摊贩、菜市场,会很难普及。

所以,我们必须要选择这样的工具,可以让手机跟它结合,发生支付,最终我们把它定格在基于二维码技术实现的移动支付上。